治疗大自然缺乏症

 

三十八岁的Ken Liao深情地回忆着在菲律宾长大的日子。他说:“在10岁的时候,我可以自由去玩耍和步行到杂货店”,那商店离他的父母的家有5个街区。 “我沿途会与一些朋友见面,我们去我们的学校,并在校园操场上玩” 。

现在做为两个孩子的父亲,Liao说道,当涉及到让他的大女儿像他曾经那样自由玩耍时,他感到担心,Liao 指出:“这不安全,我不会让她独自去[杂货店],除非有一个成年人陪同”。

家长担心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如今为什么很少的孩子可以有与Liao相同的户外游荡、无人监督的童年经历。事实上,一项在英国的研究显示,在家周围儿童趋向独自漫游的区域 – 即他们的“活动半径” –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已经下降了近百分之九十。

然而,儿童倡导专家及儿童与自然网络的创始主席Richard Louv认为,散漫的户外活动对于一名儿童的身心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孩子们需要宽松的、没有条条框框的梦想时间,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来体验大自然” ,他说,“不是要消除父母的恐惧,我们应该为父母提出新方法让孩子们到树林和大自然中去”。

但是,今天的孩子们花费更多的时间沉迷于电子世界,且户外活动时间较少。根据Kaiser家庭基金会的报告,8岁至18岁的儿童每天大约使用八小时左右的时间专注于某种形式的娱乐媒介,也就是说,一个星期超过50小时媒体上的多重活动。

户外活动不足造成了Louv指出的儿童中的“大自然缺乏”,这阻碍了他们的身体发展和精神受益。除了健康的饮食和良好的夜间睡眠以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儿童也需要与大自然的习惯性的接触。 Louv在他的著作树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从大自然缺乏症中拯救我们的孩子 一书中支持了他的研究。他说到:“当我们身处户外的大自然中的时候,除非我们戴着我们的iPod,我们所有的感官都同时处于工作状态”。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头脑是最容易接受学习的时候,这增加认知功能,他补充到。

Michelle McCauley指出,在培养思维能力的同时,大自然给予儿童和成年人一种从城市环境的高感官要求中急需的解脱。作为佛蒙特州的明德学院保护心理实验室的一位心理学家和研究人员,McCauley指出户外的优势往往被忽视。她说:“我们在大自然中的无结构的散漫时间中受益,因为我们的注意力不会集中在某一特定的方向”。

研究还表明“大自然的剂量”可能是一种安全、廉价的方式来帮助管理儿童多动症(ADHD)的症状。根据一项研究表明,与在其他环境中相同的时间相比,在一个公园里的一个20分钟的个别指导的参观有助于增加年龄介于7岁至12岁多动症孩子的注意力。

根据哈佛大学生物学家和普利策奖获奖作者Edward O. Wilson,人类对大自然的亲和力可以发展得更深入,Wilson威尔逊认为,人类与大自然息息相通。他推测人类天生的、生物性的引诱自然界的其他形式的生命 – 即他指的一个“亲生命”的概念。

父母从小灌输大自然的价值

毫不奇怪的是,家长在鼓励自己的孩子认识大自然和环境的价值中起着一个重要的作用。McCauley博士指出:“在资源保护领域的领导者们常说,父母或成年指导者与他们在大自然中待在一起”,这种指导关系影响他们的职业生涯轨迹。同样,父母的童年经历影响他们把自己孩子置身于大自然的程度。McCauley的一项初步研究,该项研究中要求131位父母通过网上调查填写一个与环境有关的他们的童年时期的经历,结果发现母亲和父亲之间有不同的经历。 “对于女性来说,她们作为一个孩子的在自然界中的非功利性经历,对于她们自己的孩子置身于大自然有着重要的影响。对于男人来说,是他们的功利性的体验对孩子产生此影响,如钓鱼或园艺经历,” 她解释道。​

显然,重视大自然激发家长带他们的孩子到户外。但一旦到室外,父母如何可以让他们的孩子以一个松散的、没有条条框框、没有安全损害的方式来体验呢? Louv说:“不是当孩子们开始在有尽头的树林中漫步的时候,徘徊在他们身边,而是多加留意并保持距离”。这钟“蜂雀”的管教方式是家长如何平衡他们的恐惧,而没有太过分的保护,他补充道。

现代漫游

当涉及到为儿童创造方法、以没有条条框框的方式体验大自然的时候,就与父母的“陌生人危险”的深深恐惧形成了一个 悖论。“因为父母觉得这种恐惧如此强烈,为了让我们的孩子在大自然中有一些无约束的经历的外观,我们很可能需要组 织很多事情”Louv说到。做到这一点的一种方式是与社区的家庭安排一个特别会议。然后上户外行程。Louv补说:“在户外玩耍约会的时候,众多家庭可以集体同意到一个公园或者一起在树林中爬山。这样可以解决家长的集体恐惧,因为看起来人数上安全”

这些非正式的家庭玩耍约会的到来,是类似于现代版的漫游。在美国,有超过80个这样的俱乐部,其中一些俱乐部有多达500名活跃的成员。成员看到的最大好处之一是孩子们往往会与其他孩子一起更具创造性和独立性地玩耍,与如果他们只是与他们的家人一起出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加拿大,儿童和大自然联盟正在推动类似的努力。

重新想象大自然

Louv 指出:“如果人类在未来将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体验大自然的话,那么大部分的经验将不得不在城市内发生”。在历史上第一次,在城市生活的人比农村生活的人多,这种划分为我们如何定义和体验大自然创造了新的内含。Louv 说:“大自然是我们所知道的、不只有我们自己的、所有多物种的环境”。它不再定义为距离偏远地区的农村几个小时的路程,相反,我们可以探索路的尽头的树林、我们的后院,或者房屋开发区后面的一个山沟,他说“这些在成年人的眼睛里可能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一个孩子,它可以是整个宇宙的一个门口”。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 儿童和大自然联盟 和 儿童和大自然网络 ​

Nira Datta
医学作者/编辑,关于儿童健康, AboutKidsHealth​​

3/27/2013